当前位置: 首页 > 新闻中心 > 安陆新闻

安陆这个村红白喜事会理出新风尚

信息来源:市委宣传部 发表时间:2018-07-10 17:47:37 浏览次数:209 次 分享到:
字数:971字体:[ ]视力保护色:


 

本网讯  记者黄德望  “传承孝道,厚养薄葬。”“婚丧新办都点赞,大操大办惹人厌。”……眼下,一条条倡导乡风文明的标语,正逐步替代商业墙体广告,“移风易俗”这场没有硝烟的战役在安陆城乡打响。

7月9日,笔者走进全市8个“移风易俗”试点村之一的接官乡刘铺村,探寻“试点”背后鲜为人知的故事。

“去年,接到‘移风易俗’试点任务,心里真没底。”村党支部书记张维忠说,在农村,“婚丧嫁娶”被老百姓视为头等大事,特别是为去世的父母亲办一场热热闹闹的丧事,司空见惯,习以为常。

“人家办丧事,你去指手画脚,于情于理都不太合适。”丧事怎样办才算既尊重传统习俗,又杜绝铺张浪费、伤风败俗?村委会决定把问题抛给党员群众代表大会来讨论:“移风易俗”怎样来推行?“红白喜事”操办执行什么标准?

 

“葬事,葬事,葬钱的事!”“放鞭炮、燃烟花、做法事、请乐队等,开销巨大,有的群众是硬着头皮在办。”“有些葬礼办得很不文明,变了味。”……会上,代表们你一言,我一语,畅所欲言。

在讨论声中,刘铺村“红白理事会”组成人员名单及章程产生了。章程对婚丧嫁娶有关事宜做出明文规定,特别是对丧事的办理提出明确要求。

 

“老母亲过世,搭台唱情歌、跳艳舞,实在有伤风雅。”张维忠说,在农村,常遇见老人过世,乐队在灵堂前搭台唱暧昧的情歌,演低俗的小品,跳欢快的艳舞。

自去年10月“红白理事会”成立以来,刘铺村坚决不准搭台唱戏。“移风易俗工作的推进,比想象中的困难要小。”村委会副主任、理事会会长刘传国说。

去年12月,该村党员、教师陈明润89岁的母亲张老过世,向理事会申办丧事。张老有2儿6女,生活富足,娘家人也财力雄厚,办一场“高规格”葬礼,不在话下。

“共产党员应带头遵守村规民约。”陈明润主动向前来吊唁母亲的村委会干部表示。“不是花不起这个钱,真心为你们村的丧事新办点赞。”亡者的舅侄张永涛说。

1月4日,79岁的村民张家明病亡,回家奔丧的长子张维海悲痛欲绝,向理事会提出“把丧事搞热闹点”。刘传国严词拒绝:“要厚养薄葬,办得再热闹,你父亲也看不见、听不到。”张维海兄弟3人最终按章程办。

 

唯一一例“燃放烟花爆竹超标”的丧事,是今年年初,张维清的母亲去世。作为自家兄弟,张维忠在追悼会上直接批评:“用7000元放炮仗烟花,还不如把钱省下来,给活着的父亲花。”现场亲朋自发鼓掌,表示认同。

“丧事简办,完全正确,我完全赞同。”该村3组74岁的杨世芬表示,自己百年之后也要按“红白理事会”章程来办,遵守“四不”约定(不准搭台唱戏、不搞洋鼓洋号、不准哭灵、不准大场面做法事),一切从简。

 

据了解,刘铺村“红白理事会”充分发挥服务、监督职责,为农户提供火化证明代办、丧事劳务代理等系列服务,同时,对申办事项严格把关、登记造册,违规操办者受到批评,取消“十星级文明户”“最美刘铺人”评先资格。

截止目前,刘铺村“丧事新办”为村民节省不必要开支11.08万元。